山东亨特张调查咨询事务所

联系电话

0532-66615855

首页 >> 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 争名购买房屋的合同-名人去世,继承人协助转让
详细内容

争名购买房屋的合同-名人去世,继承人协助转让

一、原告诉称

事实和原因:原告和陈有母子关系。 原告和陈某于1991年11月达成协议,借用陈某的名字,原告全额投资购买了东城区的X栋房屋(以下简称X栋房屋)。 原告的付款证明,陈高宁出具的证明以及有关证人的证词等证据证明了这一事实。 自购买X房以来,该房屋主要由原告占用,使用和租赁,并负责支付相关费用。 在此期间,原告继续要求被告陈某将房产证和房屋管理局登记的房屋所有人变更为原告。 但是,由于陈和被告的原因,直到2013年陈因意外死亡之前,他一直没有改变。 陈和被告李有父子关系,而陈和被告王已结婚。 自从陈先生去世以来,原告一直在敦促两名被告配合转让登记,但到目前为止,两名被告还没有合作。 原告的要求:要求法院判决两名被告在将东城区×××房屋转让给原告方面进行合作。

二、被告辩称

在这种情况下,房屋编号×是由陈和王结婚后购买的,属于他们的共同财产。 这种情况是借钱买房子,而不是按名称买房子。  Chen和Wang于1984年7月4日结婚,Li于1985年4月5日出生。Chen和Wang从来没有自己的房子。  1991年11月13日,陈和王在北京买了房子。 根据当时的政策,在北京购买私人拥有的商品房,不仅要获得北京的军事地位,而且还必须有配偶在北京登记,才能购买房地产交易所出售的商品房。 购买条件。 陈在北京有军人身份,王在户籍,符合在东城区购买X栋房屋和在东城区购买X栋房屋(以下简称X栋房屋)的政策要求。 买房时,陈某和王某向房地产交易所提供了陈某的军用卡和王某的账簿,但积蓄只有5万元。 为了收钱买房子,陈从母亲张某那里借钱买了房子。  1991年12月,陈和王搬进了所购房屋。  1992年2月,张和丈夫陈2从他们的江苏故乡来到北京,住在X房。张要求陈和王及时偿还房屋贷款,并建议应出租X房以偿还贷款。 加上租金。 王和陈无奈地带李回到她的家庭。 之后,陈还清了张某的贷款,用于支付X房的租金。  1997年,陈将房地产证给了张,让他租房子并收房租。 在1999年之前,王和陈已经偿还了张的贷款,并要求返回X房,但张反对。 为了筹集资金购买陈的弟弟陈3的房子,张继续出租X室。 陈买了房子后,张和陈2搬到X房,腾出X房作外部出租,然后将收集的房租借给陈的兄弟陈海宁买房。 在此期间,王和陈一直要求收回X号和X号房屋。2009年10月,Chen 2去世。  2011年,李将要结婚,而陈又要张退还房子,这导致了无法解决的纠纷。  2013年3月27日,陈因交通事故死亡。  ×和×属于陈和王结婚后共同购置的,根据有关法律和法规,属于夫妻共有财产。

在陈的去世之后,数字房屋在这种情况下成为了遗产。 作为丈夫和妻子共同财产的共同所有人以及陈的财产的继承人,王先生真诚地属于第三方。 李是陈的财产的继承人,是善意的第三人称。 张某声称以王某和李某的名义购买房屋的事实是在他收到法院传票后才获悉的,很难区分这是否是由陈某出具的陈名下的房屋真实性证明。 他。 张声称以名义上的名义购买房屋是借款人与借款人之间形成的内部债务。 房地产的共同所有者和房地产的继承人属于外部第三方,并且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处于善意第三方的位置。 作为丈夫和妻子共同财产的共同所有人,以及陈氏遗产的继承人,王先生是善意的第三方,应受到法律的支持和保护。 作为陈的财产的继承人,李是真正的第三方,应受到法律的支持和保护。


  张某以他的名义购买房屋的要求的时效规定已过期,法院应驳回他的请求。 自1991年至2013年陈先生去世以来,已经过去了22年。自1991年以来,张从未对陈,王和李提起诉讼,声称被告以在其下购买房屋为由合作进行房屋转让。 名称,并且时效法规已过期。 在这方面,法院应依法驳回其要求。  4.在本案中,王和李不是合格的被告。 张主张,被告与转让合作的理由是以房屋名称购买房屋。 双方之间单方面宣布和以房屋名称购买房屋的协议是债权的一种形式。 由于债务的相对性,张应以陈为被告而不是王,李为被告。 借来的名人陈已经去世,并且由于消除了债务的特定标的,因此终止了债权。  5. Zhang声称,被告以以房屋名称购买房屋为由合作进行所有权转让,由于违反国家法律和政策,因此无效。 由于以名名购房违反国家购房政策,并被司法实践所拒绝,因此陈和王于1991年在北京购房。根据当时的规定,证明张的非北京户籍和 非北京军事身份当时不符合购买X号和X号房屋的要求。 住房法规和政策违反了购房禁令。 根据现行的限制购房政策,张未在北京注册,张没有资格在北京购买房屋。 因此,张某称,被告以房屋名称购买房屋为由,配合产权转让,因违反国家法律,政策无效。 总之,被告要求法院驳回原告的所有诉求。

三、法院查明

被告人王和李有母子关系,被告人王和原告张的儿子陈已结婚。


  1991年11月13日,陈某与×交易所签订了购房合同,约定甲方同意将东城区×大楼×的第二座商品住宅出售给乙方。 是每平方米建筑1,900元,房屋总价为89,126.53元,乙方应以现金支付。 乙方同意在1991年11月16日前一次性一次性付清房屋价格,并向房屋修repair基金的公用部分预付891.27元。 乙方通过《私人房屋进入许可证》办理房屋产权登记,并申请房屋所有权证书。 并按要求纳税。


  同日,陈某与卖方签订购房合同,约定甲方同意向乙方出售东城区X栋二楼建筑面积48.43平方米的商品房。


  1992年11月25日,陈获得上述两处房屋的产权证。 上述两套房子的地址分别是东城区×大厦×房子和东城区×大厦×房子。


  2013年3月27日,陈先生去世。


  2017年7月26日,原告张将起诉被告人李某和王某告上法庭,要求李某和王某与张某合作,将房屋号X改名为他的名字。

案件审理过程中,张某于1991年11月16日提交了带有“陈”签名的“证书”。证据表明,“张某母亲于1991年11月在X交易所购买了X号。 单元房,我必须以我的声誉进行手续,并在此证明“这些房屋×和×是由张先生以陈的名义购买的。 在这方面,李和王不承认证据的真实性和目的。


  张在1991年11月16日的“证书”题字处申请核实“ Chen”的签名是否由Chen亲自签署。 法院委托鉴定处进行鉴定。 鉴定意见认为,倾向于确定“证书”中“ Chen”的签名和样本中“ Chen”的签名是由同一个人撰写的。 对此,张承认了鉴定意见。 李和王没有批准评估结论,并认为评估机构只选择了两个样本,它们只是偏见,因此评估报告不能作为证据。


  在本案的审判中,张某提供了以陈姓为名的X号房屋的原始财产证明,证明他与陈某有购买X名房屋的关系。 证据,但不承认证据的目的。 他们认为,他们无法证明建立按名称购买房屋的关系的建立。 他们只能证明这所房子是Chen和Wang夫妻的共同财产。 以...之名。 张先生提交了X号房屋的房屋租赁合同,以证明X号房屋实际上已被张氏占用并获利。 在这方面,李和王不同意,声称X房应租借给张以偿还张的贷款。

张提供了房客罗的身份证以证明其身份。 李和王不同意。 张先生提交了黄的证词,以证明张先生以陈的名义用资金购买了房屋,所有权和使用权属于张先生。 李和王不同意。 张先生提供了房客的银行汇款证明,用于支付房客的房租,证明房客已于2017年3月4日支付了房屋X的房租。在这方面,李某和王某不认可其真实性和举证目的。 张先生提供了租户王的证明,证明他从2012年12月20日至2016年12月23日租用了X号房屋。在这方面,李和王不认可其真实性和举证目的。 张先生提交了一份房屋安全检查表,以证明收件人是张先生。 在这方面,李和王承认证据的真实性,但不承认证据的目的。 张先生向东城区×社区居民委员会提交的证明,证明张先生自1997年以来一直居住在X房屋和X房屋中。在这方面,李某和王某不承认证据的真实性和目的。 张先生提交了X楼管理委员会的证明,证明他于1991年底搬入X楼和X楼,并在1997年之前基本处于闲置状态。 除自住外,所有与外部租赁有关的事宜均由张先生负责。 在这方面,李某和王某不承认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据的目的,并认为张的儿子陈三是X楼管理委员会的负责人,他们签发的证书与证照不符。 事实。 张先生提交了一套电视,互联网,水电交易和付款凭证,以证明张先生是处理和支付费用的人,并且是房屋的实际财产所有人。 在这方面,李和王不承认证据的真实性和目的。

张先生提交了银行付款凭证,以证明他已全额支付了所有购买价。 在这组证据中,1991年11月13日×分支机构的现金交付簿记录说,收款人单位为×Exchange,资金来源为贷款。  1991年11月21日中国农业银行的电汇凭证记录了收款人×交易,因此,汇款单位为张某,汇款的目的是张某支付×和×房款;  1991年11月13日×银行转帐凭证,汇款单位为张某,汇款目的是借房购买;  1991年11月13日×支行收款记录×收款单位×金额为100,000元,凭证的右上角有退休金10,000元。 关于“借用房屋的钱”和“借用房屋的购货的钱”,Zhang提倡银行的会计方法。 这证明张某全额支付了购房款,而张某作为实际购买者持有购房款的付款凭证的原件。 张先生本人填写了“退休一万元”字样,没有退款。 在这方面,李和王没有批准1991年11月21日的凭证的真实性,也没有不同意其他凭证的真实性,但没有批准证据的目的,并声称相关凭证记录了凭证的真实性。  “借入购买价格”的意思是指陈某借入的购买资金。

王声称自己和陈已经投资了50,000元购买房屋,其余的购房价格是张某的贷款。 李和王辩称,陈和张同意用房屋租金收益抵消张的贷款,但没有提交证据证明这一点。


  综上所述,根据《合同法》第六十条,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被告人王某和李某与原告张某合作,办理了东城区X栋房屋的所有权过户手续,并将房屋转让给原告张某。


  房地产律师金双全:


  根据查明的事实,陈某与房地产交易所签订了购房合同,并取得了X房屋的产权登记,但X房屋的管理和使用人是原告张,原告张持有该房屋。  X房的原始产权证明和购买价款凭证,并有经Chen签署并确认的书面材料,确认了以该名义购房的客观情况。 因此,原告声称他和陈已以该名称购买了房屋,法院接受了该房屋。


  现在,原告要求将房屋编号X转让给他的名字,而房屋的产权已以Chen的名字登记。 作为陈的继承人,这两名被告有义务与原告合作处理移交事宜。 由于本案中的交易早于现行购房限制政策的颁布,因此法院驳回了两名被告关于原告没有资格购买房屋的辩护。 尽管两个被告声称陈与原告之间的关系是借钱买房,但陈与原告之间没有关于偿还贷款或折让租金的书面安排,因此法院没有 接受这个。


Copyright 2019-2020 山东亨特张调查咨询事务 版权所有 

电话:0532-66615855

公司名称:山东亨特张调查咨询事务

扫一扫,关注